毫无逻辑随心所欲,想干嘛干嘛的丢东西

百合草稿

蒋希的爹娘都是被尹天赐拉进丐帮的,蒋希在君山长大,六岁就能喝掉一整坛白酒,从小就觉得葛布长衣和花秀纹身美的不行。


她性格随了她爹,大大咧咧也是个混不吝的,娘给她细细编好的花环总是一转身就被她玩糟蹋了,只好插几根拔的鸟毛在头上,从来满足不了她娘想给她打扮漂亮的心思。娘虽是无奈,但也只是温温柔柔地叹气,不一会儿就被爹哄开了去。


蒋希十六岁下山,那时候才刚在身上纹了红青花绣,皮肤都还微微的肿着就遇见了沐倪笙。


那个时候,这个一身粉嫩的小姑娘正在被一群人动手动脚,蒋希从来看不惯这些事情,便出手想救下了她。她显然是被人下了迷药,眼睛都没有焦距。睫毛纤长的大眼睛里,一对眸子泛出淡淡的浅褐色迷迷瞪瞪地看着她,一头秀发也是浅浅的颜色。蒋希就没看过那么白净的人儿,只觉得她像个瓷娃娃,唇红齿白的,煞是好看。


只是那群人虽然猥琐,但竟然也是正正经经练过武的,蒋希打不过,只有抱起她就跑。双人轻功带着她在扬州烟雨琼花中掠过,只觉得怀里温温软软得像个香馍馍,那么好,竟有些舍不得放开。


蒋希后来想过,也许那时确是应该抓了沐倪笙不放。只是那个时候蒋希甩不开那伙人,又解不了她身上的药,只有把她藏好后,自己去引开他们。可当她回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被一个藏剑山庄的少年人喂下了解药。蒋希遥遥看着两人站在一起,相互拱手言笑,不出意料得和谐。


蒋希知道功劳大概都被那个藏剑揽了去,见到那么好看的小娘子不大献殷勤才奇了怪,心中微微涩了涩,倒也是她心大,仰天一笑,就当作无缘了事,回君山去了。后来几次去扬州也没有刻意找过那孩子。只是侧腰上为了救她挨了一记毒镖,还没长好的花绣烂了一小块,却也到底没让蒋希忘了她。

 

后来便听说忆盈楼沐姑娘剑舞名动四方台,小小年纪,冰心修得了得,人更是貌美若仙,名声都从扬州传到了君山来。

 

蒋希和师兄一起前去几大门派打探恶人谷的消息,顺道就被师兄拉去了扬州,说是一定要看看那沐姑娘是何许天仙一样的人物,就算见不到,看看忆盈楼其他美女也是好的。蒋希也是颇为好奇,就跟着师兄一起去了。

 

又是三月烟雨朦胧的扬州,蒋希在楼下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孩子,她还是一样暖暖的浅色,被花儿一样的纱衣裹了,双手持剑,站的姿态有些倨傲。比起那天的懵懂,眼眸间却是冷冷的,让人一看之下有些发憷。蒋希倒也不怕直直地迎上她的目光,看着她目光一沉,知道是自己盯得太过无理,但移不开眼睛,心里酥酥酸酸地只觉得她怎么能出落得这么好看。

 

 人家叫她沐姑娘,她才晓得她叫沐倪笙,她就是沐倪笙。

 

蒋希暗自感叹自己一时只差,不然和沐倪笙搭上关系,只怕是要羡煞同门的上下师兄弟。

 

此后蒋希有时去了扬州就给她捎上一点礼物,那时她是真心觉得自己和她缘分也不算浅,自己和那些豪放不羁的汉子打多了交道,觉得那么个漂亮的瓷娃娃稀奇得很,就想和她交个朋友,但沐倪笙仍是冷冷的对她不理不见。后来开元惨案爆发,虽知道沐倪笙留守忆盈楼,蒋希却像是心里缺了一块,像是有千百只爪子挠出了血,逼着她去扬州看她。丐帮诸事还未了解,蒋希就被自己折磨得受不了,就向着忆盈楼奔去。

 

 

她自己最稀罕武陵桃花酿、藤黄不死酒都找了来。

 

 

评论
热度(6)

© 丢练笔,填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