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逻辑随心所欲,想干嘛干嘛的丢东西

无题(想到名字再取)

重新改了一下,照原来那样写下去只怕是要写成练级文了,而且也会更觉得匆忙(本来想写旅游和吃的的我已经写的够匆忙了……)因为那个时候没有辣椒没有土豆(云南叫洋芋)等等,所以云南很多菜都写不了……我那个怨念……所以打算每篇后面附个吃的,俺家西皮暂时来不了云南,所以写给西皮看!

 

 

 

-------------------------------------------------------------------------

 

 

 

 

 

流冉是被他师姐捡到的。

 

 

 

流冉没爹没娘,从小和洛阳街头巷尾的孩子混大。人生得伶俐,虽然因为吃不好穿不好还满脸泥,总是瘦瘦黑黑的像只猴子,但就算是在头发被油糊成一缕一缕的和脸上左一道右一道都是脏东西时,也能看出这孩子长的俊俏。这便是因着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总是想让人再望一眼。

 

 

 

那时候丐帮正值鼎盛,流冉哪里有束脩给街头的先生,他所知所识都是最底层的那群人口头的谈资,自然对海纳百川,什么穷人都收的侠义丐帮向往得紧。于是平常时候,都自称丐帮弟子,暗自琢摸着,等攒了够盘缠要到君山去拜师学艺。

 

 

 

还没等流冉攒到一斗米的钱,便遇见了来洛阳办事的,他后来的师姐蒋希。

 

 

 

蒋希看上去俭朴得很,身上没什么配饰,就着高高束起的发间插了几缕鸟毛,衣服也像是葛布随便裹的,从中露出一点看不真切的纹身。只是人长的好看,竟然被几个经常揍流冉还抢他东西的大混混调戏,蒋希尚未说什么,流冉就冲上去打骂开了,他被打惯了,也不害怕,倒是担心这女子被他们怎么着了,又不服气,一边被打得屁滚尿流还一边喊着“等老子成了丐帮弟子打不死你们这群臭流氓!”

 

 

 

他还在哇哇大叫着,就感觉身上的拳脚竟然停下了。他心下一凛,怕他们转而去对付那女子,连忙一骨碌爬起来,却看见那一群称霸邻里的混混们被揍得跪在地下哭爹喊娘的。抬头一看,便见那女子笑盈盈地看着他:“小子,你想入丐帮?”

 

 

 

流冉心里一转就明白遇到贵人了,连忙重重点头,黑黝黝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蒋希,都把她看笑了。后来蒋希就把他捎回君山去了。

 

 

 

流冉入丐帮那年正好七岁,名字是师姐给取的,随她姓,生日便定在了喝酒结拜的那一天。

 

 

 

蒋希从来都说她把流冉当半个儿子养,流冉表示就没见过这么恶劣的娘。

 

 

 

自己吃喝赌玩从没落下过不说,还非要把酒菜搬到他旁边,看着他一遍又一遍地打木桩打得话都说不出来,半夜兴起想喝个酒找不着人,便把他睡眼惺忪地拎起来作陪。还总是以把他逗哭为乐,连日价地磕碜他。

 

 

 

流冉觉得悲愤欲绝,但其实蒋希心思很单纯,就觉得这小孩儿抬头用黑溜溜的眼睛一脸委屈一脸渴望地盯着她,真他妈的好看又好玩呐。

 

 

 

流冉其实心里明白得很,什么人是真的爱他为他好。他也知道蒋希其实挺疼他,除了平时喜欢逗他的爱好外,从没让他受过什么委屈,他武功根基扎实,也多是蒋希的功劳。

 

 

 

如此过了一载春秋,约莫是开元二十二年。流冉因为蒋希和忆盈楼沐倪笙的事情,赌气自己跑出了君山,却正赶上宫傲一统十二连环坞,瞿塘峡一片混乱。沈俨母子因传言着拿了尚水宝典的残片而被贼匪追杀,恰巧遇上了流冉。流冉看不过去,便出手相助,却终归是因他武艺尚浅,护不得二人周全。

 

 

 

沈母辞世之后,流冉带着沈俨一边躲着追杀他们的人马,一边想绕回君山,求师父师姐庇护。可不料半路就和沈俨走散了。

 

 

 

流冉心下十分着急,沈俨一个未及总角的小孩儿又不会武,还被一群想要抢夺秘笈残片的人搜捕,简直是没有路可活,救人救到底,流冉虽已是满身是伤,气海也有损伤,却并不停下疗伤,或是折返丐帮,沿路打听线索,没有寻到沈俨的踪迹,倒是发现了夺书的一批人往西南方向去了。

 

 

 

想要知道沈俨的消息,跟着这群人总比自己乱找一气的好。于是流冉就跟着他们向白龙口去了。

 

 

 

流冉跟着他们在白龙口呆了两月有余,才听到他们中间传出消息沈俨被天策府的小将军救下,尚水宝典的残片只怕是已经交给朝廷了。

 

 

 

他心下宽慰的同时又不禁感慨那小子真是聪明又福气好,这小子以后要是做了大将军也不知记不记得自己。这么一来便想到他不能和自己同入丐帮,以后说不定就此两路。流冉一路上也算和他共患难过,心下便有些郁郁,一个人漫无目的,走着走着,竟到了流云寺。

 

 

 

山树苍翠,一片清幽的景色间,听得耳边有隆隆的水流声,流冉便寻着声音过去,只见山间飞湍流瀑,碧水似是从百丈之上奔腾直下,如入流云,隐在流窜的雾间看不真切,周围具是水露如珠,一股清泠湿气扑面而来,气势恢宏,让流冉心里那点小不满立时就吹的不见踪影,且一股豪气直冲胸间,忍不住跃到青石之上,伴着水花打完一套降龙十八掌,自觉武功好似更进了一层,惹得他直呼过瘾。只可惜他人太小,不然站瀑布间练武那才是一等一爽快的事情。

 

 

 

待他疯够,已是将近黄昏。流冉实在喜欢这处,便想着在旁边睡上一觉,第二天再启程回君山。

 

 

 

他拾了柴火,寻么着山间野味,打算待会儿烤个什么香喷喷的肉来祭祭自己被花光的银子折磨了好几天的五脏庙。走了没多远,就见前面树根上盘着一条比手腕细了一圈的蛇,那蛇通体黝黑,又隐隐泛出赤金的光泽,蛇头扁尖,一看就是条不好对付的毒蛇。只是那蛇腹中略微隆起,想是吃了什么正在歇息,盘在那里并不动弹,口中却发出嘶嘶的蛇鸣。

 

 

 

流冉野惯了,抓蛇从小就不在话下,更别说入了丐帮——叫花子捉蛇可是老本事。当下小心屏住了呼吸,在那蛇暴起前便干脆利落,一树杈插在它七寸处。那蛇头无法动弹,便疯狂扭动起身体,流冉避开它尾巴,掂了掂手中的竹棍,一棒子下去就把它敲昏了。

 

 

 

绑了蛇头,带回空地,他便美不拉兹地开始生火,正打算把蛇砍头剥皮的时候,旁边草丛突然一动,钻出了一团东西扑向了那蛇。流冉一时之下没有看清,怕是什么野兽,就一骨碌跳了起来。定睛一看,却是个比他小几岁的孩子。那孩子动作奇快,流冉稍一迟疑,就跳开了三尺,流冉顺手就把握着的树枝丢了出去,没打中那小孩儿,却让他因为躲避慢了下来,被流冉一把拽住了后领。

 

 

 

那小孩儿被抓住了也不反抗,反而转过来看着流冉,他一身中原孩子的打扮,却是小小年纪就看得出鼻梁窄挺,一双眼睛陷得比寻常人深些,一望之下就能看出不同。

 

 

 

他看着流冉眸子里灵动闪烁,黑色都似大出了一圈,皮肤蜜色偏深,有一种舒服的光泽。流冉不由地干咳一声,把他放了下来。

 

 

 

那孩子倒也不再逃跑,许是知道自己跑不过,只是不放开手里的蛇。

 

 

 

流冉看他身板瘦削,想来也是饿坏了要来和他抢蛇吃,倒也不在乎自己吃少点,便想招呼他坐下。谁知话还没说出口,那小孩儿就拿了蛇,递到流冉面前晃了晃,却又不像是要把蛇给他的样子,看流冉并不明白,那小孩显然努力思考了一下,憋出了一个“找”字。

 

 

 

他声音干净,只是读音有些含混别扭,想来是不会说官话的缘故。他看流冉依旧一脸迷茫地望着他,半晌又憋出“谁赢”两个字来。

 

 

 

这小孩似乎是听得懂官话却不会说,流冉勉强猜测了一下他的意思,问他是不是打算把蛇放了,谁先抓到谁赢,就看见他用力的点了点头。那小孩一头乌黑的头发随着他发力过猛而晃出水波一样的光泽,流冉只觉得晃得他心里软乎乎的。

 

 

 

“你叫什么名字?你可以和我一起吃,或者你都吃了也行。”流冉摊了摊手,示意自己不介意把蛇给他,还自觉和蔼地向他笑了笑。

 

 

 

那孩子没想到他如此大方,眸子沉了沉,抿着下唇,隔了一会儿,露出了一副颇为不屑的样子,小嘴巴向蛇努了努,一副要和流冉死扛到底的倔样子。

 

 

 

流冉拗不过,自己也被他那副样子激起了好胜心,想着反正最后蛇都给了他就好,于是也点了头。

 

 

 

那孩子禁不住露出了一副兴奋的样子,把蛇放了出去,那蛇倒也窜的飞快,一会儿就没入了草丛。他看看流冉,举起了三根手指,最后一根放下的瞬间,箭一样地冲了出去。

 

 

 

流冉也不示弱,提起轻功寻着那蛇隐去的方向奔了过去。那小孩轻功比不上流冉,落后了半个身子,他一急,脚下一乱,便落下更多了。流冉有些得意,只更加奋起直追,虽说那蛇快得有些反常,流冉也只追的不过半刻就看见了蛇的踪迹。

 

 

 

只见那黑蛇溜进前面一个被草丛掩住的石洞,流冉也没多想,就跟着跑了进去,进洞口的时候,只感到自己撞上了什么软软痒痒的东西,脚下一个趔趄,竟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TBC

 

------------------------------------------------------------------------

 

老奶洋芋:

 

因为云南昼夜温差大,所以其实洋芋在这边种出来淀粉含量高,又会很香~所以云南路边都会有卖炸洋芋,大家也都挺喜欢吃的。

 

个人和机油觉得最好吃的东川的洋芋,都不能煮,因为会化掉只能蒸,然后洋芋香的杠杠的!

 

 

 

老奶(云南人这个字读第一声)洋芋,是把洋芋煮或蒸(我们家一般用蒸)了之后,去皮,切成块。

 

把油加热到微辣,放进葱花,花椒爆香(花椒粒要捞出来),可以依照口味放洋葱粒,火腿什么的(我一般都不喜欢吃放其他东西的,因为洋芋本身就很好吃嘛~),然后放入洋芋,用锅铲稍微按一按,就会变成有土豆泥的软腻又有土豆块的口感的一种状态,家里一般喜欢按的时候稍微等一下,等底层的洋芋略微焦香再开始翻炒,翻炒的时候加入油辣椒(或者酸腌菜),然后放盐等调料调味,关火,拌均匀就可以起锅了~

 

洋芋的香味会被花椒和葱花撑托出来,焦香的部分会混合绵软和香脆的口感,吃得到浓浓洋芋喂的同时又有油辣椒的呛香~

 

油辣椒是家里做的,复杂一点的是先把尖椒入锅干煸,然后冲成粉末(有的会先用油熟一道),然后拌入盐,蒜末(有的会加五香粉),白芝麻。然后把油烧热,倒入拌好的辣椒末中快速搅拌(保证均匀受热)。

 

这里比较注重的一是放盐的多少,二最重要的就是油温。低了呛不出香味,高了容易把辣椒粉烫糊,但是呛好了的油辣椒有蒜香,芝麻香。辣椒不算特别辣,却足够香,我这种不怎么会吃辣的人都挡不住。(当然,问了小伙伴后表示其他家的人其实油辣椒就只加盐……介于我们家比较重口……所以仅供参考)

 

 

 

@醺七 

 

 你这种文风看的下去吗……对不起不大会写古风……重点是吃喝玩……

评论(1)
热度(4)

© 丢练笔,填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